•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央督察

    典型案例 | 陜西省西咸新區涇河新城推脫責任 涇陽污水處理廠污水直排

    2018年11月,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陜西省開展“回頭看”。督察發現,陜西省西咸新區所轄涇河新城管委會(以下簡稱涇河新城)推脫對涇陽污水處理廠的整改責任,導致整改不力,日常監管真空。

    一、基本情況

    涇陽污水處理廠位于西咸新區涇河新城,主要承擔涇干街道區域(原涇陽縣城)的生活污水處理。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反饋指出:“咸陽市涇陽縣等生活污水處理能力不足或管網覆蓋率低,每天約4000噸生活污水直排”。為此,陜西省整改方案明確:“生活污水實現全收集、全處理,污水處理廠穩定達標排放,徹底解決污水直排問題”。

    2017年1月,陜西省委、省政府統籌西咸新區建設,明確涇陽縣部分區域由涇河新城托管,其中就包括涇陽污水處理廠所在的涇干街道。針對移交托管事宜,陜西省專門制訂了實施方案,西咸新區與咸陽市也進行了磋商會談,涇陽縣與涇河新城簽訂了移交協議。2017年5月,涇陽縣與涇河新城印發聯合會議紀要,明確由涇河新城接收涇陽污水處理廠。

    但此次“回頭看”發現,因涉及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任務,涇陽污水處理廠成了“燙手山芋”,涇河新城和涇陽縣不是想辦法怎么推動整改,而是找理由怎么推脫責任,就移交托管問題自說自話,導致整改任務目標落空。

    二、主要問題

    (一)相互推諉責任。針對涇陽污水處理廠整改問題,涇陽縣依據聯合會議紀要,認定該污水處理廠由涇陽新城負責管理,因此在其督察整改方案中對涇陽污水處理廠問題注明“已移交涇河新城”,未明確整改目標和責任人;涇河新城則認為該廠不滿足接管條件,兩者相互推諉,導致涇陽污水處理廠整改責任主體落空。

    圖1  涇河新城和涇陽縣互相推諉,省政府不得不專題研究

    (二)新官不理舊賬。2017年7月開始,涇陽縣認為涇陽污水處理廠所在區域已實現整體移交且部分環境執法人員也已劃轉至涇河新城,不再對該廠進行環境監管,并致函西咸新區移交整改任務和監管職責。涇河新城則認為該廠屬于“在建項目”,應繼續由涇陽縣監管。由于雙方互相推諉,導致出現了事實上的監管真空,涇陽污水處理廠2017年第三季度運行86天,其中超標排放長達52天。對此問題,2017年8月原陜西省環境保護執法局致函西咸新區環境保護局,明確提出涇陽污水處理廠問題整改和環境監管責任主體為西咸新區,但涇河新城仍遲遲不履行職責。2018年7月,陜西省政府就涇陽污水處理廠問題召開專題會議,再次明確:“2018年7月底前,涇陽縣和涇河新城完成移交工作。西咸新區要履行監管職責,確保污水處理項目正常運行”。之后,涇河新城才開始履行相關職責,但截至此次“回頭看”,正式移交工作仍未完成。西咸新區堅持認為:“僅負責代為轉辦在線數據傳輸,超標電子督辦單,不負責超標查處”。

    圖2  涇陽污水廠2017年第三季度嚴重超標

    (三)污水長期直排。2018年1月,涇陽污水處理廠完成提標擴容改造,具備并網運營條件。污水處理廠運營方隨即向涇河新城環境保護局遞交停運并網運營申請,但涇河新城以未正式移交為由不予受理;運營方又向涇陽縣環境保護局遞交申請,涇陽縣環境保護局以該廠環保監管已移交涇河新城為由也不予受理。直至2018年5月14日,原陜西省環境保護廳直接向西咸新區環境保護局下達批復文件,該廠才啟動開展并網工作。由于涇河新城、涇陽縣互相推諉扯皮,導致原本在2018年1月就能實施的并網工程拖延至6月12日才完成;在此期間,每天約5800噸的污水未經處理直排環境。

    圖3  涇陽污水廠運營方先后多次提出申請

    三、原因分析

    西咸新區及涇河新城管委會在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中不擔當、不作為,新官不理舊賬,在涇陽污水處理廠接管上推脫整改責任,導致督察反饋意見明確指出的污水直排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