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央督察

    安徽省銅陵市郊區工作敷衍應付 荷花塘超標污水排入長江

    2021年4月,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對安徽省銅陵市下沉督察時發現,銅陵市郊區處置荷花塘水環境污染問題敷衍應付,導致部分超標污水排入長江。

    一、基本情況

    荷花塘位于銅陵市郊區,距離長江干流約1公里,面積12萬平方米,容量約30萬立方米,日常來水主要為周邊區域匯集雨水,近幾年水質保持Ⅳ到Ⅴ類。荷花塘水體與長江相通,經德盛碼頭套河閘排入長江,套河閘日常為開啟狀態,在長江水位較高時關閉防止江水倒灌。

    圖1 荷花塘距離長江干流約1公里,經溝渠和地下涵洞流向套河閘后排入長江

    2020年10月20日荷花塘水質突然發黑并有異味,銅陵市郊區政府于10月下旬開始進行截污、治污,但相關應急措施不到位,加之后續工作推進不力,大量污水溢流并經套河閘排入長江。截至督察進駐時,荷花塘污水排江問題仍未得到有效解決。

    二、主要問題

    (一)重部署,輕落實

    2020年10月20日荷花塘水質出現異常后,郊區政府于10月29日召開會議,組織對荷花塘外排涵洞進行封堵,要求“確保污水不外流”。2021年1月,郊區政府又先后召開3次會議部署荷花塘水污染治理工作,要求“不讓一滴污水流入長江”。在此期間,區委、區政府主要負責同志也曾數次赴荷花塘檢查。但督察發現,相關要求和部署多停留在口號和文件上,沒有落到實處。截至督察進駐,當地政府及有關部門沒有人到套河閘口實地查看過污水排江的真實情況;區委、區政府負責同志及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稱,自2020年10月采取截污措施后,從未發生過荷花塘污水排入長江問題。但實際情況是,2021年1月至3月,督察組前期摸排時的三次暗查均發現荷花塘污水大量溢流排江,在江面形成明顯污染帶。

    圖2 2021年3月督察組前期摸排發現,荷花塘仍有大量污水未經處理排入長江

    (二)重形式,輕治本

    對于荷花塘水質異常問題,銅陵市郊區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沒有組織進行全面分析,也未對周邊污水排放情況開展全面溯源調查,而是默許有關單位在荷花塘大面積拋灑絮凝劑和次氯酸鈉進行“撒藥治污”。之后兩個多月內,郊區政府及有關部門對治理進展情況問而不察,直至2021年1月網格員上報荷花塘水質感觀進一步惡化后,才再次進行監測,監測數據顯示化學需氧量濃度252—275毫克/升、氨氮濃度12.9—15.7毫克/升,分別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11.6—12.8倍、11.9—14.7倍,污染程度進一步加重。由于荷花塘水質持續惡化,當地于2021年2月底緊急新建一套污水處理設施,但截至督察進駐,荷花塘內仍積存數十萬立方米污水,水環境安全隱患仍未消除。

          圖3 2020年10月27日,荷花塘4個點位監測數據顯示化學需氧量濃度92—105毫克/升、氨氮濃度10.5—12.4毫克/升,分別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3.6—4.3倍、9.5—11.4倍

          圖4 2021年1月19日,荷花塘4個點位監測數據顯示化學需氧量濃度252—275毫克/升、氨氮濃度12.9—15.7毫克/升,分別超過地表水Ⅲ類標準11.6—12.8倍、11.9—14.7倍,與2020年10月27日相比明顯惡化

    (三)編造材料,應付督察

    郊區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在截污、治污上敷衍應付,在應付督察上卻頗費心思。“撒藥治污”后,郊區政府及有關部門認為“水體治理已完成初步工作”,因此在郊區政府網站公示的2020年12月份重點工作安排中,并未將荷花塘污染治理相關工作列入。但在向督察組提供的12月份重點工作安排紙質材料中,卻臨時加上了“繼續做好荷花塘環境監管工作”內容。

          圖5 銅陵市郊區政府2020年12月重點工作安排紙質材料,其中新增了一項“繼續做好荷花塘環境監管工作”,與區政府網站公示內容明顯不一致

    三、原因分析

    銅陵市郊區黨委、政府對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重視不夠,在處置荷花塘環境污染問題時調門高、落實差,甚至做表面文章,敷衍應對,工作不嚴不實,未有效解決超標污水排入長江問題,對長江生態環境造成不良影響。

    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要求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