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

    當前位置: 首頁 > 環境文苑 > 觀點爭鳴

    新冠肺炎疫情時期,霧霾緣何重現?

    文|賀震

    庚子鼠年來臨之時,正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際,人類活動大幅減少。但從除夕到大年初五,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卻出現了持續多日的區域性重污染天氣。有人驚詫之余,提出"七個無關"、發出"靈魂八問",明確要求"請環保專家出來走兩步"。

    在節日和疫情的影響下,餐館關門了,建筑工地停工了,汽車停駛了……很多工作都停擺了,城市好像被按下暫停鍵,污染物排放看起來少了,很多人感到詫異:重污染天氣緣何還會來襲?

    疑問問得好。有關部門也應該給公眾一個明白的解答。只有廓清人們心中的迷霧,把問號拉直,變成感嘆號,才能有助于進一步凝心聚力,持續打贏藍天保衛戰和污染防治攻堅戰。

    說起霧霾的成因,無外乎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人為因素,即人為的大氣污染物排放;另一方面是氣象因素。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春節期間出現重污染天氣,就是污染排放和不利氣象條件,即主觀因素與客觀因素兩者疊加的結果。

    就人為因素,我們不妨來個"五看"。

    一看工業排放。春節期間停工的行業范圍主要集中在加工業、輕工業,而作為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主要來源的高污染、高能耗資源型行業,如火電、鋼鐵、焦化、玻璃、耐火材料、化工、制藥、氧化鋁、電解鋁等,因為存在不可中斷的生產工序或承擔供暖任務,春節期間仍在持續生產。不僅如此,由于去年年底決戰年度大氣環境改善目標,部分曾經被限產停產的企業在經歷沉寂之后,跨入新年度,立刻開足馬力生產。甚至有個別企業,趁著"春節+疫情"期間,偷偷超標排放。可見,工業排放量不但沒有歸零,反而還很大。

    二看燃煤污染排放。由于大量人員宅在家里,居民采暖需求增長,那些沒有完成煤改氣、煤改電的地區還須用煤取暖。而且,農村一般用的是含硫比較高的散煤,污染相對也就大一些,一噸散煤燃燒排放的污染物大致相當于電廠等量燃煤排放污染物的15倍以上。這方面來說,疫情其實加重了燃煤污染。與去年同時段相比,農村地區衡量燃煤量的CO濃度增加了10%以上,農村的PM2.5濃度經常高于城市,就是一個證明。

    三看煙花爆竹污染。大部分地區禁放的范圍只限于城區,城鄉結合部和廣大農村地區還是自由的,禁放區占比很小。從監測數據看,除夕夜到大年初一,農村地區大氣污染濃度最先開始上升,形成污染團后又影響城市環境。

    四看交通排放。因為疫情,民眾地鐵不敢坐、公交不敢乘,但私家車還在跑啊,車輛尾氣排放焉可忽視?

    五看建筑揚塵排放。建筑工地確實停工了,但沒有被覆蓋的裸土還在,揚塵不會因工地上沒人而不飄飛。

    這五筆賬算下來,可見,節日疊加疫情,大氣污染物排放雖然較平時有所減少,但總量依然很大。而環境空氣的本底并不是一張白紙,存量污染物與新排放的污染物兩者疊加,大氣污染物總量仍然非常巨大。即使車輛尾氣、工地揚塵和煙花爆竹污染三者忽略不計,僅看工業與燃煤排放的污染量,依然是驚人的數據。

    再看氣象因素,氣象條件好的時候環境容量大,反之環境容量小。春節期間,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頻繁出現長時間靜穩、強逆溫、高濕的不利氣象條件,逆溫邊界層高度只有正常情況下的1/2到1/3,空氣垂直上升受阻,像鍋蓋一樣扣在區域上空,污染物難以擴散,區域內的排污量遠遠超出環境容量。這就像把一個大倉庫的物資全搬到一間小房子里,豈能不擠?

    所以,今年春節期間,緣何霧霾又重來?主要元兇就是:工業污染+燃煤污染+不利氣象。氣象條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就目前的科技水平來說,我們能控制的只有污染物排放強度。2013年至今,七年來的大氣治理力度,在我國環保歷史上是空前的,成效也是明顯的,這幾年污染逐年減輕藍天白云明顯增多就是明證。可以肯定地說,如果不是有這七年努力的基礎,此次大氣污染一定比現在更重、持續時間更長。

    今年春節期間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污染更嚴肅地告訴我們,藍天保衛戰,既是攻堅戰,也是持久戰,既要天幫忙,更要人努力,我們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減少污染物排放,把"環境的身板"鍛煉得更強健,在各類天氣的"挑戰"中取得勝利!

    (作者:武漢大學環境法學研究所研究員)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