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環保技術 > 土壤治理

《2020年河南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工作要點》出臺

原標題:《 <2020年河南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工作要點>出臺 “地上懸河”也要岸綠景美》

今年是實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的開局之年。3月1日,《2020年河南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工作要點》印發,提出要抓實抓細抓落地,把握沿黃地區生態特點和資源稟賦,從過去的立足“要”向立足“干”轉變、向先行先試轉變,引領沿黃生態文明建設,在全流域率先樹立河南標桿。

黃河左堤0公里碑延伸千里綠帶

事實上,早在2月份,黃河沿岸各地在做好疫情防護的基礎上,已經開始了今年大規模的植樹造林活動。焦作市同時在12個工地開工,要完成營造林面積5.4萬畝。

在焦作市下屬的孟州市,沿著黃河大堤一路向西,終點有一個寫著“黃河左堤0”的公里碑。就是從這里開始,黃河沖出高山峽谷進入廣袤平原,形成孟州以東直至鄭州、開封、蘭考罕見的“地上懸河”;也是從這里開始,千里長堤一直修到黃河入海口,構筑了抵擋滾滾黃河水的牢固防線。

這就是河南這次《要點》規劃要率先建成的岸綠景美的生態長廊。要實施沿黃生態廊道試點示范、規劃建設沿黃濕地公園群、推進重要支流水環境綜合治理、加強黃河防洪安全防范治理、開展深度節水控水行動、構建黃河歷史文化主地標體系、推進黃河文化與大運河文化融合發展、實施黃河文化遺產系統保護等八大標志性項目,其中首要實施鄭州段、開封段、三門峽段、新鄉平原示范區段生態廊道示范工程,率先建成岸綠景美的生態長廊。

“生態廊道不僅是一條騎行道、慢行道,更是防護安全帶、生態保護帶、濱水景觀帶、旅游休閑帶。”洛陽市水利局黨組成員張洪恩表示,通過建設生態廊道,當地全力打造河暢、水清、岸綠、景美的生態環境。

眼下,治理工程持續推進。在洛河洛陽市區西段生態治理工程工地上,科技日報記者看到除了栽種的綠植,岸邊還有大片雜草。

“我們就是要讓這些雜草自然生長,保持原生態。”張洪恩說,這是在觀念上的一個重大轉變。現在綠化,也不再忽視雜草和土生樹木,能利用的就利用上。這些年水利工程建設的思路也變了,要讓河流自然流淌,河岸自然呼吸,河灘自然消落,從而維持河流的健康生態。

洛寧段洛河生態治理三期項目也在近期開工,建成后將形成集水源涵養、水質凈化、濕地公園于一體的生態長廊。洛河宜陽西段景觀綠化已完成,共栽植懸鈴木、大葉女貞、雪松、銀杏、垂柳、紅楓等各類喬木10萬多株,形成了全長36.5公里生態廊道。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將來,當這些廊道無縫對接后,漫步洛河兩岸百公里綠廊,可以感受春花、夏蔭、秋彩、冬鳥,這些都將成為亮麗的生態名片。

為了不打擾鷺鳥筑巢繁殖,工程推遲2個月

科技日報記者在焦作市采訪時,該市野生動植物保護救護站站長李濟武告訴記者一個這樣的故事——為了不打擾鷺鳥筑巢繁殖,市里定下的大沙河生態治理工程推遲了2個月。

焦作大沙河生態治理工程規劃全長35公里,總投資超百億元。2018年5月,正當工程推進如火如荼之時,陸續飛來上百只白鷺、夜鷺、池鷺,在建設區內繁殖、育雛。

要保護還是要治理工程進度?焦作人沒有絲毫猶豫,果斷選擇暫停工程,待鷺鳥繁殖期結束再復工。“這一停,就是2個多月。”李濟武說。

如今,在大沙河引黃入焦干渠入口廣闊的水面上,成群的鷺鳥盡情嬉戲,人、水、鳥演繹了一曲動人的生態贊歌。李濟武感嘆:“這兩年,在大沙河附近救護的鷺鳥幼鳥越來越多。”

生態治理還造就了北國的“魚米之鄉”和“北國水城”。渠首位于嘉應觀不遠處的人民勝利渠,在黃河中下游最早開啟水資源利用的序幕。得益于黃河水,武陟被稱為“魚米之鄉”,“武陟大米”獲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認證。與武陟縣相鄰的溫縣,把黃河水引入城市,21.7公里環城水系組成“護城河”,水城相融,以水潤城。

眾所周知,大天鵝的繁育,對自然環境要求極為嚴格。一般主要繁殖地在蒙古國西北部,國內主要在新疆天山海拔較高地區。這些地方一般地廣人稀,自然生態環境好。

但人們發現,這些對繁殖環境要求苛刻的天鵝,這些年已經在三門峽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繁殖了兩例。

第一例是2015年5月,一對被救治的大天鵝繁殖了6只天鵝寶寶,創造了黃河流域首例野生大天鵝成功自然繁殖的奇跡。

第二例是2019年5月15日,繁殖了5只小寶寶。母天鵝是2017年冬天來到三門峽的。接連兩個春天,它都沒有隨大部隊遷徙,而是一直留在了三門峽的黃河灘上。專家介紹,天鵝是“恒溫動物”,有特定的生理機制來維持體溫的恒定,只要適應了這里的生態環境,就可以在這里快樂生活。

據悉,2017年,三門峽市通過了白天鵝及其棲息地保護條例,這是河南首部保護白天鵝的地方法規,還將每年11月22日定為白天鵝保護宣傳日。

涵養水源,每年減少水土流失80萬立方米

在世人印象中,黃河水就是黃的。

但是,在黃河孟津段,科技日報記者卻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河面浩瀚,兩岸植被茂盛,不時有鷺鳥飛過。更加令人詫異的是,這段黃河竟是清澈的,濁浪滾滾的泥水河變成了碧波蕩漾的清水河。

“自從小浪底水利樞紐建成使用后,大壩上下游幾十公里河段,大多數時間都是清的。”豫西黃河河務局工作人員賀振華解釋,這是小浪底水庫、西霞院水庫蓄水,加上以砂卵石為主的河灘共同作用的結果。除了每年調水調沙時期,這段黃河一直都是“清河”。

更為神奇的是,孟津段黃河還不時呈現出藍色,恰似湛藍的大海,當地人自豪地稱之為“萬里黃河孟津藍”。

沼澤連片水禽飛,河洛之畔“明珠”多。從忽視到重視,一片片濕地,因其生態效應,日益被視為“生態明珠”。在黃河洛陽段,沿河分布著兩大片濕地:孟津黃河濕地、吉利黃河濕地。這些地方曾經遭受人為侵占,開魚塘、搞養殖、采砂石、私搭亂建等活動猖獗。近年來,當地政府進行了大規模清理,恢復濕地生態,建設了白鶴洲科普教育基地。去年5月,北京林業大學把該校在黃河干流上的首個濕地生態科研基地落戶于此。

黃河流域一向以生態脆弱著稱,位于太行、王屋二山的濟源市尤甚。“以前,這兒都是坡耕地,跑水、跑肥、跑土,一下大雨,都成了黃泥水,最后都流到黃河里去了。”面對布滿梯田的山坡,濟源下冶鎮農業服務中心副主任王保憲回憶著過去的情景。

這片山坡屬于下冶鎮坡池村,它的面貌因為坡改梯工程而改變。濟源大力推進坡改梯,即坡耕地水土流失綜合治理試點工程。政府動員農民在荒山坡、青石板上鑿石圍堰、運土回填,將坡地改為梯田,坡池村的2000畝荒地從此變了樣。

經過多年的水土保持生態建設,濟源25度以上的坡耕地全部退耕還林,90%的坡耕地得到治理。林業部門經過反復試驗,創造了壘砌魚鱗坑、回填客土、施加保水劑、栽植優質壯苗、上下覆蓋薄膜的“五步造林法”,將造林成活率從20%提高到90%以上。他們的造林技術成為河南省地方標準。

目前,濟源的森林覆蓋率達45.06%,居河南省第二位。近70萬畝人工林每年可增加涵養水源5000萬立方米,減少水土流失80萬立方米,有力地保護了小浪底水庫的生態安全,黃河主河道濟源段的水質常年定性評價均為“優”。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