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

    當前位置: 首頁 > 垃圾焚燒 > 國外垃圾焚燒發電經驗

    環保的歐洲正有400多座垃圾焚燒發電站籌建中

    研究發現,相比垃圾填埋,焚燒垃圾發電是更環保低碳的垃圾處理方式。在歐洲,有400多座焚燒垃圾發電站,還有很多在籌建之中。

    歐洲:擁有400座垃圾焚燒廠

    在丹麥城市霍爾索爾姆,有一座每天可處理數千噸家庭和工業垃圾的發電站24小時不停地運轉。和工廠一墻之隔的地方就是一片漂亮居民區。住在這里的律師和工程師們和焚燒垃圾發電場相安無事。這種新型發電廠將垃圾轉化為熱能和電能,比傳統焚化爐要清潔很多。幾十個過濾裝置分別負責捕捉焚燒垃圾產生的各種有毒有害物質,而在10年前,這些污染物將隨煙囪進入空氣。

    在近10年,焚燒垃圾發電成為丹麥最主要的垃圾處理渠道和重要電力來源,從邊遠城市霍爾索爾姆到首都哥本哈根都是如此。焚燒垃圾發電廠不但有助減少能源支出,有助減少對進口石油天然氣的依賴,同樣有利于環境。它們取代了丑陋的垃圾填埋場,減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這些發電廠是如此的清潔,家庭壁爐和后院燒烤釋放的有毒物質都比這些先進的垃圾焚燒廠要多。因此,丹麥已經將垃圾視為清潔的可再生能源。垃圾焚燒廠聲譽卓著,一些社區爭相修建。

    丹麥目前共有29座焚燒垃圾發電廠,服務于全國550萬人口,還有10座正在籌建中。在整個歐洲,共有約400座焚燒垃圾發電廠,數量還在不斷增加,其中丹麥、德國和荷蘭增長最快。

    ▲英國馬奇伍德垃圾焚燒廠

    歐洲焚燒廠建在住宅旁,焚燒比填埋便宜

    在丹麥,焚燒垃圾發電廠就修建在人群聚居的社區中間,無論社區多么高級富裕。這樣,電廠產生的熱能可以方便快捷地供應給當地住宅。城市策劃者花了大力氣讓運送垃圾的卡車與其他車輛分流,一些新的發電廠的外觀修建得極其漂亮,就像現代化的城市雕塑。

    ▲丹麥“能源之塔”

    “新的購房者通常對電廠并不排斥。”霍爾索爾姆房主協會會長漢斯·拉斯特說。他身穿燈芯絨休閑褲和一件V領毛衣,坐在裝飾著東方地毯的客廳里一邊倒咖啡一邊說,“這里讓大家喜歡的地方是,從窗外可以看到森林。”這里房屋的起居室都面對樹木和田野,而發電站建在后面靠近車庫的圍墻外,大約有400碼遠。供暖費用的減少當然也是一個原因。霍爾索爾姆80%的供暖和20%的電力來自垃圾焚燒。

    很多國家大力發展焚燒垃圾發電,比如丹麥和德國,往往也是垃圾回收率最高的國家;只有無法回收再利用的材料被燒掉。焚燒垃圾發電廠在前期確實需要投入大筆資金,這確實可能構成發展這一新技術的一大障礙。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哈里斯堡就因為從銀行貸款3億美元升級一個舊垃圾焚燒廠而瀕臨破產。但是,拖運垃圾同樣昂貴。2009年,紐約市花了3.07億美元將400多萬噸垃圾運送到位于其他州的填埋場。大多數垃圾依然依靠卡車運輸,這個過程中將釋放大量二氧化碳。

    2009年,少量的紐約城市垃圾被送到紐瓦克和漢普斯蒂德的兩座90年代興建的焚燒垃圾發電廠。紐約市為此支付了每噸65美元的費用——迄今為止最便宜的垃圾處理方式。目前,將垃圾運往填埋場的成本依然比焚燒垃圾昂貴:最昂貴的方式是用火車將垃圾運往位于弗吉尼亞的一座填埋場。

    雖然新的先進的填埋場可以收集腐爛垃圾散發的甲烷(沼氣)用于發電,但美國環保署2009年的研究發現,產生同等電力的情況下,填埋場釋放的溫室氣體是焚燒垃圾發電廠的近兩倍。填埋場釋放的甲烷是比二氧化碳還要強大20倍的溫室氣體。研究還顯示,焚燒垃圾發電廠比技術最先進的填埋場釋放的污染物質更少,而產出能源卻是后者的9倍。雖然新型填埋場已經被隔離起來,避免有毒物質的泄漏,而且安裝有甲烷捕捉系統,但是效率很低。

    在歐洲,環境法加速了焚燒垃圾發電廠的發展。歐盟嚴格限制新填埋場的修建。歐盟成員國已經簽署協定,計劃在2012年前達到《京都議定書》擬定的碳排放標準。

    一起來研究下歐洲是怎么做的

    在人口稠密的歐洲國家,不可像像美國一樣,輕易地把垃圾運到人們看不見的地方藏起來。美國的87座焚燒垃圾發電廠通常位于長島和科德角等人口稠密的地方。雖然這些發電廠大部分有20多年的歷史,它們大多加裝了新的污染物過濾器,只是,其中只有極少數像丹麥的焚燒垃圾發電廠一樣既可以發電也可以供暖。

    在霍爾索爾姆只有4%的垃圾進入填埋場,1%(化學品、涂料和一些電子設備)被托運到“特殊垃圾處理場”,比如德國廢棄的鹽礦,存儲起來。城市61%的垃圾得到回收,34%被送往焚燒垃圾發電廠。從污染的角度,今天的焚化發電裝置和過去吞吐濃煙的舊焚化爐幾乎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它們安裝有一系列先進的過濾器和洗滌器,用以捕捉有害化學物——鹽酸、二氧化硫、氧化氮、二惡英、呋喃和重金屬——以及細小微粒。

    發電廠的各種污染物排放水平都減少到10%-20%之間,低于歐盟嚴格的空氣和水排放標準。在焚化過程最后,萃取后獲得的酸、重金屬和石膏被賣給工廠用作生產或建筑原料。少量高濃縮的有毒物質被運送到挪威海峽或德國鹽礦專門存儲高危險品的倉庫。“這些危險物質被集中起來,小心處理掉,而不是像填埋場一樣任其擴散。”丹麥最大的焚燒垃圾發電站Vestforbraending的總經理埃瓦·格林·保爾森說。

    在丹麥,地方政府同時經營垃圾收集、焚燒和回收。法律和經濟政策雙管齊下,確保可回收材料得到回收而非被焚燒。社區可免費將可回收垃圾送去回收中心,但如果將垃圾送去焚燒則必須支付處理費。在Vestforbraending焚燒垃圾發電廠,卡車在卸掉垃圾前要經過稱重,有專人隨機抽查卡車中是否含有可回收材料,一旦發現將被處以重罰。?

    霍爾索爾姆房主協會主席拉斯特說,迄今為止,人們對焚燒垃圾發電廠只有一些“小意見”,比如煙囪上的燈太亮,干擾居民休息;比如運送垃圾的卡車偶爾發出的噪音。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發電廠是一個安靜的好鄰居,并沒有制造任何人的鼻子可以聞到的氣味。這家發電廠由附近的5個社區共有,在這個丹麥人均收入最高的保守社區深受歡迎。霍爾索爾姆的市長,40歲的莫騰·斯洛特韋德正考慮擴建工廠。他微笑說,“選民們熱愛這座電廠,因為它減少供暖開支,有助物業增值。我還希望新增一座焚化爐。”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