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環境監察》

    當前位置: 首頁 > 領軍企業 > 領軍企業

    綠水青山共云天——大興安嶺林業集團公司持續夯實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大興安嶺,千里林海,萬頃碧波。1961年,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到訪大興安嶺林區,就被這里的林密、山青、水秀、花香所感染,情不自禁吟道:“蟬聲不到興安嶺,云冷風清暑自收。高嶺蒼茫低嶺翠,幼林明媚母林幽。黃金時節千山雪,碧玉溪潭五月秋。消息松濤人語里,良材廣廈遍神州。”把一個別有韻味的大興安嶺呈現在世人面前。

    加格達奇林業局百泉谷景區天臺山

    2020年4月2日,在鄂倫春語意為“有樟子松的地方”、大興安嶺山脈東南坡的加格達奇,隸屬于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的大興安嶺林業集團公司掛牌成立(以下簡稱“林業集團”),大興安嶺林區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推動生態優先綠色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加速期、提質期,撫育樹木、守護森林、和諧自然,成了林業集團的全部內涵和價值所在。

    轉型,勢在必行

    油鋸聲在山間轟鳴,“順山倒”的號子響徹林海,裝滿木材的車輛疾馳而過……林業集團黨委宣傳部副部長、文明辦主任王春艷從小就生活在大興安嶺,對于過往的林區生活仍然歷歷在目,她說:“當所有的喧鬧都歸于幽靜的時候,我們開始還有些不習慣,但很快就發現,幽靜才是大興安嶺應有的樣子。”

    大興安嶺林業集團公司雙河保護區風光

    王春艷說的“喧鬧”始于20世紀60年代。1965年1月,林業集團的前身大興安嶺林業管理局成立,數十萬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涌入這里,開始大規模的砍伐,將數億立方米的木材和林副產品源源不斷運往全國各地,支援國家經濟建設。那時,就連林區做飯都是以燒木材為主,家家忙著拉柈子、劈柈子、碼柈子,柈子垛也成了林區隨處可見的一道風線。由于長期高強度采伐,到了20世紀80年代末期,可采資源迅速減少,森林資源“入不敷出”現象愈發明顯,林區陷入資源危機、經濟危困的“兩危”窘境。

    轉型,勢在必行!

    王春艷喜歡的“幽靜”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為了盡快擺脫“兩危”窘境,林業集團黨委提出了合理調整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的發展策略。尤其是到了1998年,國家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林業集團黨委緊緊抓住保護和發展兩大主題,全面推進生態戰略轉變,健全完善各項保護管理制度,持續強化森林資源保護意識,用一組組數字彰顯出林業集團人保護生態、深化改革的信心和決心。

    營林撫育人員肩扛割灌機向工作地進發

    ——為有效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林業集團黨委在一期工程實施期間,木材產量由350.4萬立方米壓減到214.4萬立方米;二期工程實施期間,木材產量繼續大幅壓減,從2013年的56.5萬立方米,直至為零。

    ——林業集團黨委扎實推進“以煤代木”工程,每年可節約森林資源消耗99.6萬立方米;大力推進殯葬改革,每年可節約木材9200立方米,減少占用林地11.5萬立方米;全面禁采砂金,取締100余處采金點,嚴防環境污染。

    ——林業集團黨委依法規范木材加工企業,將加工廠數量由1998年的379家壓縮到2014年的204家,直至目前的2家,全面整頓木材加工秩序,全力堵住木材流失“黑洞”。

    ——林業集團黨委與相關部門建立協作機制,對破壞森林資源違法犯罪行為始終保持高壓態勢,1998年以來累計查處各類破壞森林資源案件5201起、處理違法犯罪人員5380人、收繳木材3.59萬立方米、收回林地2160.6公頃。

    ……

    2014年4月1日,大興安嶺林區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采伐,伐木任務徹底踩下了“剎車”,伐木工人走出山林,油鋸也被封存,曾經“喧鬧”了半個多世紀的森林此時被調到“靜音”模式,終于有了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但林業集團黨委深刻認識到此時還遠不能“刀槍入庫、馬放南山”,走好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道路,任務還很艱巨。

    黨委一班人把學習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作為轉型發展的頭等大事,帶頭精學深悟,帶隊調查研究,帶動難題破解,先后圍繞森林健康發展、森林資源保護、森林資源監管體系建設、發展林下經濟等,形成了一系列契合實際、切實可行的措施辦法,為企業穩妥轉型、林區持續發展奠定堅實可靠的基礎。

    轉身,義無反顧

    “我們的林區工人都是最可敬可愛的人!”林業集團副總經理陳昱剛從站點檢查林區春季防火情況回來,深有感觸地說:“當年,我們的林區工人以天作被來地當炕、身披大雪當衣裳的豪邁氣概,在國家經濟建設需要的時候傾盡所有的奉獻;現在,為了確保生態安全、打造生態屏障,我們的林區工人又義無反顧掛斧停鋸,轉身當起了森林衛士。”

    塔河林業局防火辦-蹬車演練

    南甕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范立軍就是這個可敬可愛群體中的一員,從2003年開始最早一批進駐管護站工作。談到范立軍,保護區宣教中心負責人錢坤講起他的一個小故事:“有一年我陪同記者進林區,采訪到范立軍時,他竟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開始我們以為他是緊張的緣故,但后來發現是因為管護站的條件太艱苦,范立軍的語言表達功能都退化了。”

    條件有多艱苦,從錢坤的描述中可見一斑。管護站初建成時,只是一個木頭板房,不通水、不通電、手機沒信號,有的地方甚至連路都沒有,生活給養全靠人背進去,用水從河道里取,冬天還要化冰雪取水,突然造訪的野生動物還會讓人膽戰心驚。管護站工作人員實行兩班倒,每個人負責值守15天,如果遇到大雪封山或者搭不上便車,還要多待一些日子。一個人的站位,方圓幾十公里沒有人煙,更不用提說話了,在這樣的環境里干了十幾年的范立軍也漸漸變得訥言起來,但他也用堅毅、勇敢和擔當為自己的青春渲染上了林業人獨有的風采。

    就像范立軍一樣,許許多多的林業工人都選擇了寂寞與堅守。一期天然林保護工程管護人員投入24957人,二期天然林保護工程管護人員再次投入17822人;近山區實施個人、家庭、聯戶承包管護,遠山區實施封山設站(卡)管護,通過逐層簽訂責任狀、逐塊分解管護任務,把管護責任壓實到每個山頭地塊、每個管護人員。一位老林業工人很形象地說:“我們過去是在給山林‘理發’,拎著斧頭油鋸從這個山頭到那個山頭,把林區修理得快成‘禿頂’了;現在不同啦,我們在給山林做‘護發’和‘植發’的活兒,雖然很苦很累,但眼看著林區這些年一點點從嫩綠到翠綠再到蒼綠,我覺得一切付出都值得了,因為我們很自豪能夠為子孫后代留下一片綠色。”

    轉變,令人欣喜

    2021年4月21日,大興安嶺林業集團森林和濕地生態產品評估與綠色價值核算科技成果評價會在北京召開。與會專家經過認真評議,一致認為項目成果提出了新發展理念大背景下生態產品的多功能評估方法,達到了同類評估技術國際領先水平。會上,林業集團黨委書記于輝表示,大興安嶺林區作為國家最北部、面積最大的集中連片重點國有林區,肩負著踐行“兩山”理論、維護國家生態安全的神圣使命,精準量化生態建設成效,將為林業集團鞏固生態地位、發揮生態作用、保護生態環境提供更加具體翔實的科技指導和數據支撐。

    正是由于有了思想的引領、科學的指導和堅定的決心,大興安嶺林區自內而外的轉變讓人振奮和欣喜。

    南甕河濕地

    南甕河濕地是我國唯一的寒溫帶島狀林國家級濕地自然保護區,2011年被列入《拉姆薩爾公約》國際重要濕地名錄,2013年入選中國50家最美濕地,2015年獲得首批中國森林氧吧稱號。一提起南甕河濕地,保護區管理局局長金躍難掩滿臉的自豪:“這片沒有被開發、污染的凈土,蘊藏著十分豐富的自然資源,是物種貯存庫、氣候調節器,也是嫩江的主要發源地,還是維系松嫩平原的安全水塔,對于研究寒溫帶生態系統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基因多樣性、遺傳多樣性、景觀多樣性,以及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都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在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前,林業集團還沒有濕地類自然保護區和濕地公園,到現在,已經建成各級各類濕地保護地27處,受保護的自然濕地面積到2012年為44.89萬公頃,目前更是達到71.39萬公頃。1998年前,林業集團僅有1處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現在自然保護區數量達到31處,總面積也由原來的16.7萬公頃增加到211.58萬公頃。

    保護力度越來越大,生態環境正在進入加速恢復期。林業集團經營總面積798.15萬公頃,其中森林面積688萬公頃,森林覆蓋率達到86.2%,活立木總蓄積61388.54萬立方米,預計到2035年活立木總蓄積可以恢復到開發初期的7.3億立方米。野生動植物種群分布也明顯增長,林區分布著陸生野生動物320種,曾經一度難見蹤跡的貂熊、原麝、紫貂等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陸續被監測到,還首次發現了野生大麻鳽、東方白鸛;以樟子松、白樺、山楊等為主的林木廣泛分布,還有水曲柳、黃檗、鉆天柳、紫椴等國家重點保護植物,這里還在河北省以北地域首次發現3株山西杓蘭。

    林業集團黨委扎實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發展理念,全力保護、撫育大興安嶺林區這幅千里絕美畫卷——初春,興安杜鵑悄然綻放;盛夏,綠浪翻涌起伏;深秋,滿眼五彩斑斕;寒冬,又是一個銀裝素裹的冰雪世界,一時一心境,一步一風景,這是林業集團黨委迎難而上、銳意進取的結果,也是林業集團黨委面對新時代、推動新發展交出的一份生態答卷。

    可以直接观看的AV在线观看